冰炭

无良用户

今天问妈妈对同性恋的看法,出乎意料的是她相当的平和:“就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会现象啊。”(不知道这么表达对不对)
她:“封建思想会不接受也难免。”
她:“我在乎的是你的安全和健康,你有自己选择点到权利。”
我天,看来我以前真的是把妈妈看小了...
不过莫名有种出柜的既视感。

【花怜】祥林嫂改编

突然的脑洞,莫名鬼畜
可怜我们国师老妈妈哟,多年不易养好的白菜要被拱了
—————————————————————————————
“我真傻,真的,”梅念卿抬起他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上元祭天游的时候花城小子在城楼上,跌下来让太子殿下给接住了;我不知道八百年了他还念着。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斗笠给殿下,叫我们的殿下出去走走(顺便收破烂)。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打牌...不是,修行,要做饭了。我叫殿下,没有应,出去口看,只见破烂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殿下了。他是不到天庭倾酒台黑水鬼蜮去收破烂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慕情风信和那些个天官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极乐坊里,看见大门前落着一段他的白绫。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血雨探花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墨玉塌上,身上的白衣已经都给扒得差不多了,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斗笠呢。……” 他接着但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最近莫名伤春悲秋的时候就读三国演义,心怀那个天下,大概会觉得充实。

录梦集——人物记【精灵赫莱尔】(西方)

1.他叫赫莱尔,是一位密林精灵。
明明是“他”,五官却标致得像个秀气温雅的女孩子。
没看见翅膀,和我一样大小。
书上不是说精灵都是手掌大小、长着晶莹翅膀的漂亮小姐姐吗?
好怪。

2.头发像是揉碎了的午后阳光,再由风细细地纺出,干净,自然,温暖。
眼睛是蓝宝石,但没有宝石的冰冷,光泽温润。那些细微的情绪波动,将这宝石化成了莱茵河水,漾着涟漪。
这样的人,大概也只有清和阿莉黛①那能够媲美了吧?

3.他从不拘泥于繁复刻板的礼节,像个普通的少年,会在让人懒散的炎夏大大方方地脱掉长靴把整个小腿浸在清凉的泉水里,会在让人心静的寒冬笑着把雪踩得咯吱咯吱响。
他的家乡,密林,这个神秘而又充满生命力的地方,养育出了这个恍若来自天堂的少年。
但他也不属于天堂。神不是他的信仰。鸟儿的鸣叫,雨水的降临,四季的交替,才是他的信仰。
他似乎不知道,自己也是它们的一部分。
不是吗?

4.“谢谢。”我接过他递过来的面包,咬下一大口。
松软、香甜。
“旅行很好吧?”他说着,又递给我一杯水,这样才不会被噎到?我喝了一口。
清澈,甘甜。
“嗯,有很多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我悄悄观察着他的眼睛,呵呵,河面洒满了阳光。
我跟他讲起那些所见所闻,东方女子的霓裳舞如何曼妙、如何婀娜动人;诗人的诗文如何精妙、如何令人回味。还有西方的公主如何优雅、如何高贵;骑士如何忠诚、如何隐忍......
“真好。”他喃喃道,出神地望着远方,橘红的太阳将落了。

5.“一个人在密林里,不会寂寞吗?”
终于,我忍不住这样问他。
“会啊......”他回答,闭上眼静静聆听一只夜莺的歌声。末了,缓缓睁开眼,浓密的睫毛在眼帘投下一小片阴影。
我又悄悄观察着,他的眼里不是没有寂寞。

6.神啊,为什么你降下如此纯洁的灵魂,却又让他独自徘徊密林?

7.“我要离开了。”
“嗯。”
“我会回来看你的。”
“嗯。”
“你还会给我留面包吗?”
“嗯。”
“你也是我所见所闻的了。”
“嗯。”
“你是我的朋友。”
“......嗯。”
“我叫翎。”
“我叫赫莱尔。”

8.见面的第一天,他说:
“精灵的名字,只有信任之人才能知道。”

【以前记在空间,现在搬来lof】
注:①阿莉黛也为录梦集的人物,以后可能会写.

练笛子...今天拖延就是虐待明天的自己啊......

懒了几天...买了新印台,淡紫色的好像不是很明显

2017.7.9,莲fafa,父上说像几个包子摞一块儿。

2017.7.8,又刻了两个,看起来很惨。

2017.7.7,第一次刻的橡皮章,加油吧新手。